静云派又来人(2 / 2)

——不能。

——……不能你瞎bb个什么鬼!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不然见一次打一次!

——你高冷的形象不要了?

——这东华派别的可能不多,“黑暗的角落”这种地方多得是。呵呵。

——……我回去了,祝你在思过峰玩的开心。

……

元家宝深呼吸一口气,右手不自觉地抚上自己的胸口,拼命抑制住自己突然手痒超级想揍人的欲、望。

这世上总有一种系统,不管关键不关键的时刻都派不上用场,却总是在你关键的时刻奔(给)溃(你)给(添)你(点)看(乱)。

这种系统的名字叫晋江。(doge脸)

元家宝此时的表情有些狰狞加扭曲,他看着自己的双手阴恻恻地笑着,整个人散发出一股难言的黑暗气息。

——嘿,嘿,嘿,嘿,等着吧,这次元宝大人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算了。等这一个月过去,第一件事就是套麻袋把人蒙头一顿揍!

千回峰上的景灼用神识观察到这里,然后默默将神识撤了回来。

“……”

徒弟一个人的时候,一天到晚表现的都很奇怪,这两年观察下来,他已经习惯了。

原先还有觉得一个月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的想法,可是当有了特别想做的事情之后,元家宝就发现日子难熬了。

修炼的时候总是进不了状态,想睡觉打发时间又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最后的结果就是他真的对着思过峰上那块石头“面壁思过”了整整一个月。

当从思过峰山下来的时候,他憔悴的神色倒是让景灼有些惊讶。

想去找锦江那个小王八蛋的麻烦,却发现自己身心俱疲到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于是他哭唧唧的拉着景灼的衣袖开始诉苦。

“师尊啊,这一个月我真的是度日如年,巴拉巴拉……”

“师尊啊,现在的我身心都受到了重创,巴拉巴拉……”

“师尊啊,刚刚我回来的路上碰到隔壁的三师弟,他竟然嘲讽我巴拉巴拉……”

……

景灼看了一眼被扯住的衣袖,伸手接过小谨递上来的茶水喝了一口。

说着说着,元家宝觉得有些口渴了,于是动作自然的将景灼方才喝了一口放在桌上的茶杯拿了起来咕咚咕咚全喝了下去。

小谨本想给元家宝倒一杯的,见他神色自然地喝了景灼仙尊的茶水,有些不安地吞了口口水。

但是,无论是他的动作还是他的表情,都好像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小谨心里有些没底。偷偷打量了一下景灼仙尊的表情,发现依旧是面无表情并没有其他变化后,便安心下来。

而此时元家宝的心里,则再次荡漾成了一个小贱人~

——卧槽卧槽卧槽!和师尊间接接吻了啊!简直不要太幸福!元宝大人的人生在今天要圆满了嗷!o(≧v≦)

元家宝捧着茶杯,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师尊喝过的水就是不一样!这——么甜!

景灼眼神一暗,看了侍立在一旁的小谨一眼。

小谨这一个月掌握了观察景灼仙尊脸色的技能——因为景灼仙尊根本不会跟他说话,只会偶尔用眼神示意他要做什么。简直心太累。or2

幸好主人回来了,不然活泼可爱的小谨就要变成一个布满寒霜的小冰块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