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八卦听得亏不亏(2 / 2)

呵呵,他们两人的修为都是筑基中期,他为何会觉得他赢了自己了?

林晟觉得几年前初次见面时的那个心塞感又出现了,堵得他手发痒。

想起几年前听说一向不收徒的景灼仙尊竟然收了个徒弟,他一时好奇便跟着孜孜不倦找东华派麻烦的虚机长老到了东华派。

当时他已是练气中期的修为,刚开始修仙连炼气期边缘都没摸到的元家宝自然没有上场去比试。但是仅仅一年之后他再来的时候,他对面不再是莫天阳,而是跟他一样已经是练气中期的元家宝!

一年之内突破到练气中期,同样是天灵根,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在被出其不意打败后,一向顺风顺水的林晟只觉得自尊心彻底被揉成了一团狠狠摔在了地上。

从此以后,林晟就走上了笑面虎的道路——这次你赢了,我笑,因为下次赢得肯定是我;这次你输了,我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元家宝看来,就是一个傲娇的小少爷画风硬生生转成了鬼畜腹黑。

且不说元家宝跟林晟相看两相厌,那边金元跟厉云也谈的谈不多了。只不过金元的神色自若,仿佛并不是什么大事,而厉云却皱起了眉头。

静默了一会儿后,厉云的看向了元家宝……旁边站着的莫天阳,眼神特别复杂。

元家宝都要以为这静云派掌门要看上自己这个正努力修复自己三观的三师弟了!

就在元家宝越来越笃定这个想法的时候,厉云收回了视线并深深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元家宝突然抓到了点什么——怎么感觉这口气里有着“蓝颜祸水”这个意思?

就在元家宝打算仔细品味一下的时候,熟悉的声音又在他脑海里响了起来。元家宝深呼吸一口气,眼神温柔的不像话!特么要不是现在场合不对,信不信劳资分分钟揍死这货!上次唤云的事终于还是没防住,这段时间元家宝对锦江一直保持着一旦见面就二话不说直接拖进黑暗角落里揍一顿的态度,

——啧啧啧,有好戏看了。

回答他的是死一般的寂静,元家宝并没有回答。锦江也不气馁,自顾自说了起来。

——你记不记得上次我跟你说你这个傻师弟的英勇事迹?哈哈!你知不知道那个被他花式表白的人是什么身份?这次静云派来人,我估计也是被那人上门找麻烦了。

忍了又忍,元家宝最终还是没忍住。

什么意思?难道那人身份不简单?

——可不是,就那张脸,想猜不出来都不可能。

别废话,快说!

——……大名鼎鼎的魔修魔主赤焰魔尊知道不?

卧——槽!?

——当时我注意了一下,说实话,你这个傻师弟当时那样折腾,现在还活着我都觉得是个奇迹。

元家宝此刻非常同意锦江的说法,锦江说赤焰魔尊大名鼎鼎他也是服气的。赤焰魔尊虽是魔修,但是他的美色却是让修真界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的。同时他对所有对他有邪念的人残忍的手段也是让所有人都不得不冷汗直流的。

思及此,元家宝默默转头看了莫天阳一样——竟然还活着啊,看样子这赤焰魔尊是在找他了,真不知道这傻小子是捡到宝还是惹到鬼。

莫天阳看着元家宝越来越复杂的眼神,默默后退了一步离他远一些。

现在的大师兄,他实在是提不起任何说话的念头。

——我上次有没有告诉你,你这傻师弟在知道人家是男人之后就连夜逃跑了?还给人留了一封“恩断情绝”的亲笔信。

死定了。

——这场戏肯定好看。

呵呵,他死了我会让你也一起去的。现在就是发挥你作用的时候,你注意一点那个赤焰魔尊的行踪,他要是接近东华派方圆五百里,你趁早通知我。

——……晚了。

怎么说?难道……

——他已经知道了你这个傻师弟是东华派弟子,现在已经到了东华派大门外。

他怎么知道的?

——你以为他是谁?化神期的怪物!在外猖狂的魔修到他手底下还不是只有乖乖听话的份?人家可是魔主,想知道什么不能知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