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一口(2 / 2)

悠扬清雅的琴声传到还在失落的元家宝耳里,他当即就呆住了。

好听!好听!虽然他不会什么乐器,但师尊弹出来的真的好听!

元家宝惊讶过后又是无限的惊喜,看着面前正弹琴的师尊,好看纤长的手指灵活地在琴弦上拨弄,当即双眼泛光,嘴角止不住的往上扬。

原以为听不到师尊弹琴,他都快放弃了,没想到师尊居然给了他这么大一个惊喜!

随意地坐在草地上,元家宝撑着下巴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就是纯粹的喜欢。

不管是师尊的琴声,还是师尊这个人。

这里的景色很好,也很安静。元家宝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景灼弹了许久,见元家宝熟睡,无奈地轻笑。将古琴收起,朝他走了过去。

……

当元家宝醒来时,他猛然间发现自己竟然正枕着自家师尊的大腿!一瞬间脑子就清醒了过来,本想起身,却本能的转头朝上看去想看看师尊此刻是什么表情。

师尊并没有什么表情——因为此刻他正闭目安神地睡着。

“……”

动了动脑袋,元家宝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枕好自家师尊的大腿。

就算他睡相再怎么不好,都不可能枕到师尊的大腿上去,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那就是他们现在这个姿势只能是师尊自己为心爱(?)的徒弟自己贡献出了大腿!

这么一想,元家宝忍不住偷笑。

枕着自家师尊的大腿,欣赏着自家师尊的美貌,此刻的他就是妥妥的人生赢家!

就这么静静地欣赏了一会儿后,元家宝试探着叫了一声:“师尊?”

景灼没有反应。

元家宝又叫了一声:“师尊?”

景灼还是没有反应。

元家宝将声音提高了一些又叫了一声:“师尊?”

景灼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于是元家宝深呼吸一口气,坐起身子转身把脸朝景灼的脸凑了过去。

脸上感觉到自家师尊温热的呼吸,元家宝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心跳的几乎要跳出来!

这么好的机会,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咳。

在元家宝看不到的地方,景灼的手握成了拳头。

有贼心没贼胆的元家宝在离景灼唇边只剩下一点点距离时停了下来,耳尖渐渐染上了红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并不敢啊!但是……这么好的机会,过了可就没有了!

元家宝心里分出两个小人,撕得不可开交!一个说“被师尊发现你就完了”,一个说“这么好的机会不能怂!就是上!”

纠结了一番后,元家宝闭上眼睛心一横就这么贴了上去!

一瞬间一股电流从头皮一直蔓延至尾椎骨!

从来没有接过吻的元家宝瞬间就被这股奇异的电流弄到腿软!并且不自觉的轻哼出声!

随即腰一软倒在了景灼怀里微微喘息……妈哒,刚刚憋太久忘记呼吸了。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他的身体这么敏感吗?元家宝觉得有些无语——这真的只是亲了那么一下而已啊……不敢想象要是真跟师尊那什么他会变成什么样子……不!敢!想!象!

景灼也觉得有些无奈,他是清醒的,在元家宝亲上来的时候他感觉很奇怪,似乎有些紧张。只是还没等他舒缓一下,两人的唇刚贴上的下一秒,元宝就瘫在他怀里了。

“……”这样他要是在再不醒,就真的有些奇怪了。

察觉到景灼“醒来”,元家宝的身子瞬间就僵硬了——卧槽!?师尊醒了?

然而景灼并没有出声,只是将手搭在了元家宝背上。

“醒了?”

元家宝僵着身子没动,闷闷的应了声:“嗯。”

“可还要再睡会?”

“……嗯。”看师尊的意思难道是要就着这个抱着他的姿势让他继续睡?看样子,师尊是还没有发现他方才偷亲他的事情才对。

还是那句话——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

金元想找景灼商议一下不久后的秘境试炼,奈何找了半天没见到人。本想明日再来,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还有一个地方没有去找,于是便朝着后山崖的方向而去。

当看到抱在一起两人时,他内心受到的震动可谓是不小!他不傻,脑子也并不是不活络,那种亲密的姿势怎么看都不该是师徒间该有的。

此时元家宝已经再次熟睡,景灼倒是睡不着了。所以当金元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他便已经发现了他。

“师弟……”金元上前几步,刚要说些什么,就收到了景灼略带警告的视线,于是立马识相的闭上了嘴。

改用传音术。

“师弟,你们这是……”

“元宝在睡觉。”

“……这个我当然看得出来!我想问的是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景灼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答道。

“现在我与他自是师徒关系。”

金元一滞。

随即想到自己这个师弟的脾气,于是叹了口气。

“双修道侣一事你该谨慎一些,你的修为比元宝高出太多,你二人若是双修,他怕是承受不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